<

婚纱照小说(婚纱价格表图片大全)

gzseoallll 2022-01-07 产品系列 217 0

【微云山.短篇小说】婚纱照 (文/何文太)

何文太 天下云山 2016-05-18

婚纱照小说

婚纱照

文/何文太

yb体育把自己打扮了一番,去理发店精心吹理了头发,回到家里,换上一件花格休闲西服,一条浅灰色巴拿马裤,一双款式新颖光可鉴人德国进口的猩红色牛皮凉鞋,驻足在穿衣镜前,镜子里出现了一位英俊倜傥的美男子。

我想到即刻和她去迷你影楼照婚纱相的情景,一股幸福的暖流涌遍全身,想到炽热的爱,温馨甜蜜的生活和即将扣开她青春勃发的大门陶醉了。

我抬腕看表,哦,离中午下班只有四十多分钟了。索性端起桌上的一杯桔子水,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喝了个底朝天。放下杯,摸了摸嘴唇,拎起手提包出了门。

以往,我总是上班工作,下班照顾多病的母亲,两点一线,即使要买点什么东西,也是匆匆去急急回,似乎从来没很好地观看这座城市。

然而,今天这座城市在我眼里看起来分外不同。初夏的阳光是那么灿烂,天空是那么高远、湛蓝,街道是那么宽敞整洁,琳琅满目的商店里电子音乐柔婉动听,人们的脸上挂着洋洋喜气,仿佛都在向我行注目礼,向我点头微笑,祝贺我婚姻幸福美满!

婚纱照小说

啊,我终于找到了属于我的爱情坐标,心里像喝了一罐蜜。市人民医院到了。她是位医生,按照她的叮嘱也是医院不成文的规定,工作时间不准会客,否则罚款50元,罚钱是小事,面子过不去。

我只好在门口翘首以待,站了一会儿,觉得不妥,便去就近的一个书摊前浏览,实则那心和眼神早就封锁住了医院的出口处,中午12点刚过,医生、护士像缷了妆的演员拎着包提着塑料袋,三三两两,说说笑笑,从门里走出来,融进街头巷尾的人群中。

突然,一道耀目的光使我眼神一亮:门口一位身着玫瑰色超短裙,苗条俊俏的姑娘,肩挎银灰色坤包,翩翩走出,一对水灵灵的丹凤眼,顾盼生姿,楚楚动人,四处探寻。

是她——吴媚!

我感到心潮起伏,热血奔涌,身子轻飘飘的。她一出现,这座城市的万事万物为此大放光彩!头上的天显得更蓝更高,阳光祥和,鲜花盛开。顿时,四目交织在一起。我俩谁也没有说话,此时,何以用语言表达呢!只有用心声,用眼神,用妩媚的笑靥,用羞赧的一瞥,用一抹淡淡的红晕……来表达彼此心中的激情。

我们不约而同地朝着同一个方向,挽臂搭肩,缱绻柔情,万般依恋,在梧桐树下的荫翳里走着,彼此能听到对方的心跳,能猜度惴惴不安的心境。

我闻到了从她身上飘逸出来的香水味和姑娘体内散发出的青春气息,我喜欢这种混合味。

她娇声说,你等久了吧,对不起。我说,我也才到,没关系。说着,把她的左手紧紧握着。

前面十字街口围了一堆人,有的大惊小呼,有的唉声叹气,更多的人则是爱莫能助,还有的袖手旁观,好奇心促使她止步,用征询的目光说,让我进去看看好吗?一脸顽童似的天真、稚气。行。我的回答简洁而清晰。她猫腰钻进人群里。我有点不悦,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几秒钟,她便挤了出来。用手擦了擦额角的汗,庄重严肃地说,是个病人,生命垂危。我要把她送进医院抢救。你先去相馆开好票。她的语气坚决、果断,不可违拗,简直和先前判若两人。我一听说是病人,就觉得头痛。同意吧,太扫兴了。这个倒霉的病人,为什么横亘在前,莫非……

婚纱照小说

我含着苦涩的笑点了点头,由你安排!不对吧!我在征求你的意见呢。征求不如说强求。我心里嘀咕,嘴上催促说,时间就是生命,我的观世音,救世主,快去履行你崇高的职责吧。

她一点儿也不介意,娇嗔一笑,你真好!能理解我的心。谢谢!我能受到准老婆的褒奖,不亚于得到皇帝的特赦。我戏谑说。

她忙自己的去了。

交警和城管见状即刻过来疏散围观人群。恰在这时,一辆的士哧一声停在病人身边。吴媚、交警和几名热心群众一齐把病人抬上了车,向医院驶去。

我怏怏不乐来到照相馆,开了票,坐在休息室里,然后又去翻看其他年轻人的艳照,心里筹划着怎样和吴媚配合照好这些婚纱照。

哎呀,一坐竟是一个钟头,怎么还不来?摄影师走过来笑眯眯地说,小伙子,是开玩笑吧,还是……我一听,烦躁不安,无名火直冒,悻悻离去。

回到家里,我像被抽了筋似的瘫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门轻轻地被推开了,只听见凄凄的惨惨的声音,舅舅,舅舅。我微微睁开眼,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一脸的悲戚和愁容。她是姐姐的女儿英英。你来做啥?吊丧!向遗体告别!我气不打一处来。

姥姥病了,在医院里。我妈妈叫你去……话未说完,哇地一声哭起来!一提到病恹恹的母亲,心中顿生出一种沉痛感、负罪感。我的父亲原是一位乡镇党委书记,因脑溢血38岁时英年早逝。那时我姐姐才十岁,我七岁,正上小学一年级。整个家庭像天塌地陷了一般。以后这二十多年里,就凭母亲一双勤劳的手把我们姐弟俩拉扯大,还送我们读完了大学,现在姐姐已出嫁。我毕业于中央财大,在银行也找到了一个好工作。可是,我的婚姻却不尽人意,东不成西不就,至今已经三十出头了,还没找到一位倾心相爱的姑娘,不是我冷血,或心气高。因为女孩子不愿意接受我这样一个家庭,凡进入这个家庭的女孩就要担负起照顾母亲的责任和义务。后来姐姐想出了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她说,我们两家只隔五分钟路程,我把母亲接过来住,就说你没有母亲。我先是不同意,后来也就默认了。母亲去姐姐家里,女儿照顾妈妈是无话可说的,但母亲仍然时时刻刻在想念儿子,只要一天见不到儿子,就要到处去找。我每天一下班,先要赶到姐姐家和母亲说几句话,然后才回到自己的家里,随便煮一点吃的,一个没有女人的家是可想而知的。后来经人介绍认识了市医院医生吴媚。她毕业于重点医科大学,内科主治医生。我在与吴媚的交往中只说了有一个姐姐,研究生,在市机关工作。自从和吴媚交上了朋友,我通过按揭购了一套商品房,而且和现在的老房子有两公里路远。为了治好母亲的病尽了最大努力,也曾因为母亲的缘故谈了好几个对象都告吹了,我并不感到惋惜,为了母亲宁可孤身相守。

婚纱照小说

母亲现在才刚到六十岁,不算老,因为父亲的死,对母亲的打击太大了。她为了抚养我们姐弟,没有再嫁,曾多次受过别人的欺侮。父亲死时,她才三十四岁,你想她受了多少委屈,常常以泪洗面。

一次,我在县中读书,没有生活费了。母亲把凑的鸡蛋和过大年准备做元宵的糯米拿去卖了。一早,给我送来了十二元六毛钱。那时竹溪村到三源镇五公里山路,要爬高山,过峡谷,蹚小溪,算起来十公里也不止,三源镇到县城虽说只有十五公里,有客车,母亲为了节约那几个钱,毅然坚持走路来到学校。当母亲站在我面前时,竟认不出她来了,瘦骨嶙峋,两眼深陷在眼眶里,脚上的一双布鞋早被清晨的露水打湿了,一件半新不旧的蓝布衣服被荆棘划破了很多口子。但她仍然那么坚定、自信、沉着,对生活充满了勇气和乐观。她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用那双粗糙而又多裂的手,抚摸着我的脸颊,口里喃喃说,我儿子又长高了一截,真像你爸。那年,我读高二,身高就有一米七五了,虽然瘦,高已超过了母亲。我看到母亲的脸上出现了少有的红晕和幸福的微笑。她从内衣里慢慢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里面还有一层塑料袋,全是一元、一毛、两毛甚至是五分、贰分的硬币,唉,她叹了口气,眼里滚出了辛酸的泪。她拉着我的手,说,儿呀,妈妈对不起你,让你饿肚皮了,只有这……。她用那双颤抖的手把钱送到我的面前,像是一个庄重的承诺,一个伟大的嘱托。她哭得泣不成声。我接过母亲用体温,不,是用一腔热血,用无私的爱;那一分分、一毛毛、一元元(连一张五元的钞票也没有),经过辛劳的汗水换来的那仅有的十二元六毛钱交到我的手里时,我再也忍不住眼眶里的泪,我抱着母亲号啕着,说,娘,我一定听你的话,我要发愤读书,考上名牌大学,我要养活你,让你晚年幸福。我捏着还带着母亲体温和浸着心血的钱,心里沉甸甸的。这时我看到母亲那对炯炯有神的眼睛,充满了快乐和自信。她想,她的儿女一定会成才,一定会有出息的。我们一家虽然贫穷,物资生活不富裕,但人格魅力却不减。我经常看到母亲把腰挺得直直的,她直面人生,挑战生活。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儿女们身上,不久,姐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北京一所名牌大学,还读了研。这一下子,母亲看到了希望。她对我的要求更高了。我不能辜负她老人家对我的希望。望子成龙!我听说,母亲连早饭也没吃,我的心里更加沉重。我连忙跑到学生食堂买了两个馒头,气喘吁吁跑来塞到母亲的手里,我说,娘,你吃吧,还有二十公里山路,你走得回去吗?她摇着头说,我不吃,你吃,你正在长身体,没营养品,三顿饭应该吃饱。我说,娘,你不吃,我也不吃,你给的钱我也不要了。我假装生气地说。这样吧,她说,我吃一个,你吃一个。我说,好吧,也只有这样了。我看到母亲在咀嚼那个馒头时很慢很细,不是嚼馒头是在咀嚼生活的甜蜜和希望。因为她看到了希望。她的目光望着远处,那里是一个大球场,有很多学生在左奔右突打篮球、踢足球。很快她又转过脸,盯着我,看我的馒头吃完了。我看着她笑。她说,你看那里是啥?当我转过脸去时,她立刻把手里剩下的半个馒头塞进了我的嘴里,命令似的说,吃了,我口干咽不下。我只好包在嘴里慢慢嚼着。母亲要走了,还有二十公里崎岖蜿蜒的山路在等着用她那双脚去丈量。临走时,她千叮咛万嘱咐,人穷志不穷,挺起腰堂堂正正做人;男子汉要行得正、走得端,不怕艰难险阻,狂风雨露。她虽然没读多少书,说话却是一套一套的,是生活磨炼了她的意志,锻炼出了她的口才。你记住我的话了吗?她望着问我。我狠狠地点了点头,因那半个馒头才刚刚咽下去。这下我放心了,我儿子也会给娘争这口气的。她走了几步又转过身对我说,下次,下次我要多凑点钱,看你长得很瘦,像根干豇豆,我心疼。另外,我想给你的班主任老师送四十个土鸡蛋和一只叫鸣公鸡。娘,下次千万别来,月末放假,我回来拿钱,至于给老师送礼你就别操那份心了。班主任陈老师是我们一个镇的人。他的父亲认识我爸。他说我爸是个好人,一个廉洁奉公的人。陈老师读书时家里也穷,我爸曾多次帮助过他家,亲自给他家送去困难补助,给他买化肥、农药。母亲听了,连连说,好人!好人!好人有好报。陈老师很关心我,经常问我其它学科的成绩怎么样,我的学习成绩在重点班里是前三名,而且常叫我在他家里去吃饭。我也会帮着他做家务。好呀,这才是我的乖儿子,母亲欣慰地笑了,她笑得多么灿烂、阳光!母亲放心地走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她的腰挺得直直的,高昂着头迎着艰难的生活,勇往直前地走着,头也没回。

婚纱照小说

后来,听说那天半夜了母亲才回到家里,因为是冬天黑得早,到了三源镇天就全黑了,她摸着山路一步一步走。就在离家一公里路时不幸跌了一跤,差点滚下一条高三十多米的深沟里。她的膝盖磕破了皮,左脚骨折。她是一步步爬回去的。回到家一连躺了十多天。

我家侧边一户姓冯的好邻居,冯大娘给我娘煮饭、喂猪、洗衣,照顾我娘好几天。娘的脚才慢慢能下地了。第二学月,我回家拿生活费发现娘的脚有点跛。她看到我总是掩饰自己装着没事一样。可她一转身脚又跛了一下。我说,娘,你的脚?娘说,什么我的脚,你的脚,不是好好的吗?我不好再问。那天我出去扯草喂鸡,刚走拢我家的菜园地,冯大娘有意过来说,你娘前个月给你送钱来,半夜才回家,摔了一跤,左脚骨折,躺了半个多月,我帮了她几天。我感动地说,冯大娘,我不会忘记你,今后我挣到钱了一定会报答你。不用你谢,邻居嘛,我那儿子如果像你两姐弟聪明好学,我睡着了也会笑醒的。冯哥不是在外面打工了吗?哼,他挣那几个钱还不够自己花,搞建筑,搬砖,扛钢筋,多累。二娃(我排行老二,是小名),你要努力读书,将来好孝敬你娘,你娘命苦,守寡这么多年,为了你们姐弟,她没改嫁,不容易呀。这里有二十块钱,你拿去用。我不要,我说,我有钱吃饭,你自己用吧。你这娃儿,大娘给你就拿着吧,书读出来挣到钱了,还我就是了,你别告诉你娘了。你娘是个要强的好女人。说完转身离去了。我呆呆地看着她,没说一句话。我拿着冯大娘给的二十元钱好像有千斤重,像一块金砖或一件无价之宝,这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呀,是救命钱呀。冯大娘这二十元钱是滴水之恩,我今后一定涌泉相报。

我很快扯了一背嫩鲜鲜的青草背回去倒在鸡面前,那十几只鸡争先恐后地抢着吃。我看着它们说,快吃吧,吃饱了多下几个蛋,你们一天下两只三只蛋都行,我等着卖了蛋花钱呢。鸡们伸长脖子偏着头看着我,好像听懂了我说的话。

走进屋,母亲把午饭做好了,没什么好吃的,只蒸了一碗黄澄澄的蛋花,她要我先吃了蒸鸡蛋,再吃煮的红苕干饭。她一口也没尝,端一碗干饭和着冷酸菜慢慢下咽。我没有推托,默默地吃着。母亲为了她的儿女你就是要她的心,她也会毫不畏惧和痛楚勇敢地掏给你。吃完饭,我连忙把母亲的碗和我的碗一齐端进厨房里洗了,还喂了猪,扫了地。我说,娘,你换下的衣服呢?我给你洗了,我明天下午才去学校,还有什么活要我做的?没有,没有,家里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只管读书,我看你带了几本书,歇一会儿快去看书,我只希望你考上大学。那时在农村的房子还是老式木架房。父亲在时母亲多次找父亲吵着要修房子,父亲不修,有远见,后来在市里买了一套两室一厨一厕、面积六十五个平方米的二手房,那时才三万多元钱,这就是父亲当了十八年公务员的全部积蓄。死后没一件像样的衣服,没有一分存款,就这么匆匆地走了。父亲的死对母亲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她几次想陪着父亲去,一了百了,可一看见嗷嗷待哺的我们姐弟俩,心就软了,谁又想来照顾这对可怜的儿女呢?父亲的父母就是我的爷爷奶奶几年前因病先后死了,连我的外公外婆也死了,一个舅舅远在他乡。母亲盯着我们,摸着我们的头,毅然活了下来。她坚强地支撑起了这个摇摇欲坠的家。母亲是因劳累成疾,而今身患多种疾病,心脏病、高血压、脑萎缩、关节炎,常常痛得神志不清,说话颠三倒四,有时只要一清醒过来又是个好人,又要找她的儿子。她也关心我的婚事,常质问我,你为啥不去找个爱你的姑娘呢?娘好想在有生之年抱孙子。可是我怎样面对母亲的质疑呢?只好说,娘,现在提倡晚婚晚育,三十岁结婚不迟嘛,而今三十岁过去两年了,又怎么和母亲交待呢?这道难题比我高考的那道物理题还难解答,那道物理题,我只做对了一半,至今记忆犹新。

我深感遗憾的是不该相信姐姐的话,让母亲住在她家里,尽管是亲姐姐,但没有尽到一个儿子孝敬母亲的责任,还欺骗了那些真诚、善良的女孩子。这样,我的良心受到了谴责,于心不安,一辈子内疚。我心里默念着,吴媚,我对不起你,我又欺骗了你,你是多好的一位姑娘,你应该找一个比我条件更好的男朋友。我太自私了,我说了假话,根本配不上你,我不愿你在我家里受苦受累,我们拜拜吧。我要和母亲终身相伴,爱情和亲情,我宁愿要亲情要母亲,不要爱情。我的母亲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母亲,是圣母,是神的化身,是观世音托的身,她是多么爱她的儿女,爱她的这个家。我要母亲!爱母亲!就是她老了,仙逝了,我愿意去陪同她直到地老天荒,因为我没有结婚,没有儿女牵挂,说走就走,一走了之。热天给她打扇,冷了给她焐焐脚,渴了递给她一杯水,给她煮可口的饭菜,走不动时,让她坐在轮椅上推着她逛街,去公园玩,或是去旅游,让老人静心享受一下甜蜜的生活。

我决不像某一城市的那个年青人,他为了爱情把自己的亲生母亲往火葬场拉。那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十多年前,某市(暂不说出真实地址)一青年,也与我的身世相同。他的父亲早逝,和母亲相依为命。他长大了,可是母亲病了,他也非常孝敬母亲。为了母亲治病,他做零工,拾垃圾,省吃俭用。母亲在床上瘫痪多年,端茶递水,擦身子,洗衣做饭,从无怨言。他是那么爱他的母亲,孝敬他的母亲。就这样,他的婚姻大事被耽搁了。只要有人提起给他介绍女朋友时,女孩子一听说他家里还有一位卧病在床的老娘,拂袖而去,有个别姑娘还气哼哼地说,我来照顾你妈?谁来照顾我,你有钱吗?能请保姆吗?接连几个连珠炮问题,问得他哑口无言。后来,有一个不算漂亮的女孩子说,你人还长得不错,看你的样子也忠厚老实,这样吧,只要把你老娘的事处理了,我保证嫁给你,永不反悔!说完离开时,趁他不注意,在他的脸上来了一个飞吻。这位年青人回到家里仍然忙这忙那给母亲喂饭、洗脸、洗脚,还给她捶捶背,说些开心的话。可是母亲却不领他的情。她不吃不喝,嘟嘴发脾气。她对儿子说,快去,给我买瓶农药来,或买一根绳子,我非常想死,一定要死,十年了,我拖累了你十年,我不能看见你打一辈子光棍,就是因为我拖累了你。今天,你不去买药或买绳子,我就不吃不喝,干脆绝食饿死,一个女人要饿七天,时间太长了,可能我只饿三天会死的,这样我解脱了,你也解脱了。你好去找个爱你的姑娘,好好过日子。她嘴里哼哼着,一张脸显得十分痛苦。他心里在想,我这样不分白天黑夜,累死累活照顾你,给你洗屎洗尿,可你还说出这样的话,好像是我逼你去死。他烦躁不安了,突然,他想起了女孩子说的话,把你母亲处理了,怎么处理呢?一抹左脸好像女孩子的飞吻,虽是蜻蜓点水也韵味无穷。他即刻用手抹了脸颊将手放到鼻子边一闻,真有余香,妙不可言。如果把她抱在怀里睡在身边那又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他想女人确实想疯了。既然母亲千方百计要去死,我就成全她了吧。十年了,三千多个日日夜夜,也把我害苦了。他心里默念着,久病无孝子,妈,我对不起你,请你先走一步,一个人反正是要死的。他当晚想了一夜。第二天又想了一天,左思右想,还是那个办法好。他想母亲病了这么多年,为了给她治病,可说是倾家荡产,屋里空空如也,家徒四壁,也没一件值钱的东西,而且债台高筑。母亲又在他耳边叨叨着,儿呀,就听我一句话,明天就去买药或买一根绳子,可我觉得这绳子挂到哪里合适,没有床架子,就连挂绳子的地方都没有,我也没多大力气了,只要你肯帮我的忙。儿呀,我活又活不了,死也死不下,真是一篮(难)豇豆,一篮(难)茄子,两篮(难)啦!你就想个办法让我死了吧。妈,别说了,他说,我还是要给你治病,数九天来了,这几天都下大雪。我借了一辆平板车,明天一早,我拉你去治病。我用棉絮把你包好,你躺在棉絮里面不要出声,静静地睡觉,免得受了风寒,加重病情。儿呀,你哪来的钱?我不去看病,我要死,把钱省下你结婚用。是我卖血的钱!你睡吧,就这么定了,再说,我就生气了。娘也就静静闭上了嘴。第二天,才凌晨三点钟,他把平板车放在门口,上面铺了两床旧棉絮,把母亲抱上车,然后给她盖得严严实实的,叫她别说话,外面太冷了。我拉着你跑快点,好早点去排队挂专家号,吃了专家开的药,病很快会好的。他拉着他母亲足足走了一个小时,路上北风呼啸,雪花飘飘,行人稀少。出了城,来到郊外,隐隐约约见一高烟囱冒着袅袅白烟。一路上,他又冷又饿,心里忐忑不安,这样做好吗?她毕竟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呀,我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呀,她吃尽苦头,把我拉扯大,我竟然送她去高烟囱,很快她就会变成一缕青烟,一把白灰。他转念一想,人总得一死,她病成这个样子,死对她来说是一种解脱,是一种对灵魂的超度。她又想到那女孩子的脸蛋儿,一口整齐的糯米牙,雪白的颈脖,甜甜的笑靥在脸上犹如春风怡荡,让他梦游神驰。心想,我一定要得到她,尝尝漂亮女人楼在怀里是个啥滋味儿。这样一想,心就宽慰了许多。他把车拉到门边,几个佩戴黑纱的人沮丧着脸,低着头戚戚地站在那里。炉子里火光熊熊,只见几个戴着口罩和白手套的工作人员把门前的一具僵尸抬到了一块钢板上轻轻一推,就进了红红的火堂里,然后关好火堂的门。

这时,闲下来的一名工作人员,叨着一支烟,对他说,你去登记、开票、缴费,快点,嘿,怎么你一个人,亲属呢?死者,是你什么人?住院没有,医院里有死亡证明吗?没有要去派出所开。这一连串的问题让他回答不出。他显得语无伦次,慌里慌张的。这时,平板车上的母亲说,儿呀,我睡久了一身疼,你帮我翻个身,医院到了吗?你在和医生说话吧。噫,是个活人,你敢弄来烧成灰,还是你妈,大胆!几名工作人员一齐围了过来,揭开棉被,只见一位活生生的老太婆仰躺着。他的娘仍然不知,心想真到了医院,说,儿呀,揭开被子好冷,我不治病了,专家也治不好我的病,拉我回去,等死吧。当天,这件特大新闻轰动了这座千多万人口的城市。后来,青年人被刑拘,不久提起公诉,审判那天,他的母亲一口承认是她要让儿子这样做的,与他无关。但公正无私的法律却不那么认为,这种行为影响极其恶劣,用欺骗手段竟敢把一个活生生的母亲拉去火化。最后母亲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你们要判他坐牢,我来陪着他,度过我的残生,我一人在家,谁来照顾我?

我想我决不能像那个年青人,做那种缺德事,为了爱情不要母亲;甚至变相地将母亲杀死,是可忍,孰不可忍!

婚纱照小说

我决定和吴媚摊牌。告诉她,我有一位可敬可亲的圣母,她现在病了,我每天除了工作,就要照顾母亲。请你另攀高枝吧,我们可作为一般朋友。

我心里乱如麻,胡思乱想着。突然,走在前面的英英说,舅,医院门口到了,妈妈打电话说,姥姥在二楼内科五病室。闯到鬼啰!想不到竟然是这家医院!我心里暗暗叫苦。完了,完了,爱情圣殿倾斜了,丘比特的神箭也偏离了,维纳斯女圣可望而不可及了。爱情果然是一场梦,开初是美梦,后来变成一场恶梦。

我想起母亲叫我做人的道理。我要做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挺起腰,昂着头,在现实面前,去迎接生活的挑战。我跨进了这家医院的大门,噔噔上了二楼。推开病室的门,病床上一位老太婆双目紧闭,安祥的躺着,输液架的瓶子里透明的液体在淡黄色的塑料管里滴着,缓缓注入她的血管里。

姐姐坐在床沿上,眼睛红红的,看着我进来时点了点头,悲切地说,妈妈去街上找你,就……,叭的一声,我跪在病床前两手捂住脸嘤嘤的啜泣着,发出不连贯的声音,妈妈——妈——妈,我对不起你,让你牵挂我,这一辈子我再也不谈恋爱不结婚了……

病房的门又被轻轻推开了,一位年轻的女医生走了进来,请别这样,病人需要安静。声音婉柔甜脆,而且似曾耳濡。我心里一激灵,松开手呆呆的望着。她迅即摘下口罩,出现一张俊美的面孔。是她,吴媚——只见她的那对碧海深潭似的眼里闪着盈盈波光,好像在说,高歌,我会理解你的。

走,到我办公室里去坐一坐。我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学生低着头走进吴媚的办公室。请坐!她倒了一杯水递到我的手里,从抽屉里拿出两块口香糖,剥了一块搂着我的脖子把糖放进嘴里,接着亲了一口。

吴媚挨坐在我身边。我早知道你有一位多病的母亲,为什么不敢讲真话,倒要藏着掖着,瞒得了今天,瞒得了明天吗?你母亲生你、养你,是她用乳汁把你喂大的,是她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带大的,还送你读了大学,你不但不感谢母亲的养育之恩,为了爱情还想抛弃她,把母亲推到姐姐那里。养儿防老,怎么解释呢?吴媚,我错了,我太自私了。我像某城市的那年青人为了爱情,为了不连累自己把母亲拉到火葬场去化成灰。吴媚接着说,不过你没那么严重,母亲到姐姐家里去住,也在情理之中。因为你一个人,姐姐家还有外孙女儿平时可以照顾姥姥。高歌,我们年青人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我们要发扬这种精神。我是医生,是你选对了我,感谢你了!从今天开始,我来照顾母亲。我的亲生母亲死得早,后来继母常常打我、骂我,是姥姥把我带大的。现在我要让你母亲爱我一次。这一席话,我只有呆呆地听着,好半天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你不跟我拜拜了?吴媚璨笑着说,我肯定跟你拜拜的。就是那天,我披着雪白的婚纱,你牵着我一只手通过红地毯步入婚姻的殿堂时,主持我俩婚礼的人会说,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接连有三个“拜”字,然后新郎牵新娘入洞房,从此,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共同照顾娘,让她老人家百年长寿!我俩带着她去观光、旅游,游遍全国,再走出国门放眼世界,让母亲得到一次真正的生活享受!今天下午我俩去穿婚纱照相,因为我休假。明天上午我们去民政局登记领取结婚证,这下你放心了吧。

我真没想到,喜从天降!搂着她亲了又亲。

好了,到了那一天我让你亲个够。吴媚推开我,说,我们去看娘液体输完没有,好让她们吃点东西。

走进病房,只见姐姐和小侄女茫然望着我们。

婚纱照小说

天下云山

★精英作家 ★精创佳作 ★精彩阅读

栖息灵魂的净地!1000余名作家共同打造!

合作纸刊:《西南作家》、《云山文学》。

平台微信:tianxiayunshan。

编辑微信:shuguoliqiuweixin。

投稿邮箱:474820844@qq.com。

QQ 群 号: 225927873。

来稿要求:原创佳作;文责自负;用word排版或纯文本;附作者姓名(笔名)、个人简介(120字内)、照片1-3张。书、画、摄影等艺术作品,需附诠释或评论。

稿酬支付:读者赞赏金(第一周)一半;以微信红包形式支付。作者需加微信。

平台主编:四川作家张永康(蜀国立秋)。

发布评论

发表评论:

123-12345678